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男童掉滚烫热水沟」男童掉滚烫热水沟 深二度烧伤责任到底在谁?

日期:2019-08-21?|? 作者:本站原创?|? 26 人围观!

「男童掉滚烫热水沟」男童掉滚烫热水沟 深二度烧伤责任到底在谁?

男童掉滚烫热水沟深二度烧伤责任到底在谁?时间:2019-07-1803:20:38来源:作者:疯历史小编阅读:62次 男童掉滚烫热水沟父母带孩子出门一定要看好孩子,别发生以下这种意外!近日海南省琼海市就发生一起男童掉进滚烫热水沟造成深二度烧伤的。

男童为什么会掉进滚烫热水沟?是父母没有看好?还是工厂的防护措施没有做好?责任到底在谁?下面和疯小编来了解下事情的经过。 4月2日,家住琼海万泉镇新市村的5岁男童小天,跟随到泡沫厂里玩耍,却不慎掉入工厂里用来循环散热的水沟内,虽然被及时拉上来,但滚烫的热水导致小天大腿以下部位严重烫伤,全身烫伤面积达30%,属深二度烫伤。

从主治处了解到,经过治疗,目前小天伤势稳定,但双腿行动不便,未来仍需要一年以上的康复期,并不排除植皮手术的可能性,保守估计全部治疗费用在10万元以上。

5岁幼童工厂内不慎掉入热水沟小天的母亲洪女士是琼海当地一家泡沫厂的发料工人,工厂离家只有数百米远。

4月2日晚7时左右,洪女士赶去工厂工作,因在家无人照顾,便一同带去了工厂,不承想却发生了惨剧。 “工厂的锅炉旁边有条热水沟,孩子不小心掉下去了。 ”洪女士告诉记者,水沟有半米多宽,深也达半米多,流淌的是机器内排出的热水,“水温不到100℃,但也有70-80℃了。 ”热水沟并未封闭,为了方便行走,仅在水沟上铺了近两米宽的木板,小天就是从木板上不慎落入热水沟里的。 洪女士介绍,当时她嘱咐小天坐在工位上不要动,随后便起身到水沟另一边接水。 不料,孩子也跟着走上了木板。

“我听到孩子的惨叫声,回头的时候孩子已经被工友拉起来了。

”洪女士告诉记者,由于碰触到滚烫的热水,小天的双腿迅速红肿并不断恶化,人也出现了轻度休克症状,情况不容乐观。 全身烫伤面积达30%,属深二度烫伤在工友的帮助下,洪女士通知了家人,并带着孩子迅速赶到琼海市人民医院,简单包扎后连夜转到海口的187医院,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接连四天,洪女士和家人一直守在儿子的病房外,“输血就输了十几袋。

”进到重症监护室探望时,洪女士几乎都不敢看儿子的双腿,“从大腿一直到脚,皮肤全部都溃烂了。

”经过诊断,小天全身烫伤面积达30%,属深二度烫伤。

用药治疗后,伤势稳定下来,并转到普通病房。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小天所在的病房看到,为防止皮肤接触损伤,小天穿上了特制的紧身裤。

情绪也比较稳定,没有哭闹,但走路时左脚仍有些不便。

据主治医生陈医生介绍,目前男童伤口已无大碍,接下来最重要的是预防疤痕增生和康复锻炼。

“肯定是会留疤的,如果疤痕位于腿脚关节处,会造成行动功能障碍,那就必须做植皮手术了。 ”陈医生表示,新生的皮肤呈现黑紫色的部位都有可能出现疤痕,但目前还无法确定具体位置。 记者从洪女士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小天的治疗已经花费了6万多元。 而据陈医生介绍,接下来一年时间都属于疤痕的修复期,仅用药治疗就需数万元,如果做植皮手术,费用会更高。 此外,抗疤药物多属于自费,无法报销。 工厂负责人:责任不清原意赔偿3万元洪女士表示,她带孩子进入工厂确有不对,但厂内热水沟未做好封闭,存在隐患,去年已有工人脚部被烫伤,但却未做进一步防范措施,这才有了此次事故,工厂应该承担起一部分责任。 随后,记者也联系到了该泡沫厂的负责人魏先生。 他表示,此前已多次告知洪女士不要带孩子进入工厂,以免发生危险,可意外还是发生了。 “现在讨论谁的责任也说不清,只能说先治疗,再协商补偿。

”魏先生表示,他曾提出一次性补偿3万元,但洪女士一家未接受,后续将继续进行协商。 小编提醒各位家长带孩子出门一定要看好孩子哦!相关阅读在中国发现一位男童酷似外星人,长相看起来跟普通的正常人不太一样而被误认为是外星人,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出现这种状况呢,下面让我们去近日贵阳的一男子砸老太的水果摊火了,网友们还都拍手称快。 原来是老太卖烂桃子给他8岁的儿子,父亲气不过就过来把路边摊给砸了。

老9·20河南挖眼抛尸案是一起严重的恶性案件,凶犯的手法实在令人发指!将一个9岁的男童杀害并挖去双眼,到底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能下如此的奇迹宝宝无鼻男孩是2015出生在美国的小男孩,在出生的时候就有没任何鼻腔或鼻窦腔,刚刚出生5天就不得不进行手术,但是这并不影响奇迹乾隆堪为历代君王长寿之魁首,延年八十余载,生年较为幸运,春风得意,执政有方,世事太平,既无内忧,也无外患,以至康乾盛世,后世多赞誉有加。

自。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