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九百五十四回 外科手术沧狼行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1?|? 作者:本站原创?|? 103 人围观!

第九百五十四回 外科手术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哭笑不得,手腕一抖,一根浸满了脓血与粘液的棉棒从屈彩凤的体内抽出,他麻利地把一根新的棉棒浸在烈酒中,说道:“你还是找根木棒咬吧,第二轮要来了!”如此这番,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屈彩凤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晕死过去两三次,李沧行本不忍叫醒她,可是在清理创处的过程中,屈彩凤又生生地给自己痛醒了,开始她还忍着眼泪,尽量不哭出声来,后来实在是忍不住那穿过自己身体的棉花棍子,在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感觉,不仅把李沧行咬得肩头血迹斑斑,连衣服都给咬破了,而且是放声大哭,弄得李沧行的肩膀上湿了一片,最后当李沧行长舒一口气,抽出最后一根棉棍的时候,屈彩凤已经哭不出声音了,软得如同一滩烂泥,紧紧地趴在李沧行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李沧行怀里的这位佳人,早已经温湿一片,全身上下如同水洗一般,李沧行轻轻地抽回手,企图拿掉屈彩凤搂住自己腰的那只手,这时才感觉到腰部一阵剧痛,回头一看,屈彩凤十根长长的,涂着红色凤仙花油的指甲,早已经深深地嵌进了李沧行的腰间肌肉里,刚才他专注于为屈彩凤治伤,竟然忘了疼痛,直到这回松下了劲,身上紧绷着的肌肉一阵松驰,才感觉到肩头给屈彩凤咬过的地方,还有腰间给她掐着的部位,火辣辣的疼痛。 李沧行有苦难言,屈彩凤这样的女中豪杰,今天也给自己折腾得这样鬼哭狼嚎,又哭又咬,非是这种刮骨疗法痛到了极致,安会如此?他看了一眼在一边的盆里,已经流满了半盆的黑血,以及那三根散发着恶臭,被污血和脓液染得不成形状的三根棉条。

叹了口气,扶着屈彩凤缓缓地躺下,顺便在她的肩部涂抹起一些清热解毒的药泥起来。

屈彩凤的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紧紧地闭着。 因为身体的失血和流汗太多,整个人几乎都处于一种虚脱的状态,她那双娇艳的红唇,也早已经失去了血色,变得惨白一片。

她吃力地从唇齿间吐出几句话,气若游丝,时断时续:“沧,沧行,对,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伤到了,伤到了你没有?”李沧行微微一笑。

现在的屈彩凤,在他的面前,犹如一只受了伤的小猫,全无女强人的霸气可言,但越是这样柔弱的状态,越是有一种病态的美,给李沧行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他笑着摇了摇头:“不妨事,今天是最痛的一次,因为里面的毒气腐气最多。 已经给清出一大半了,只要明后两天再清理一下,三天内就可以内部彻底干净,到时候只须敷上药膏。

静养半月左右,便可无事。 ”屈彩凤的脑袋猛地抬了一下,她的双眼一下子圆睁:“什么,还要?还要两天吗?”李沧行点了点头,拿起床边的铜盆,把三只散发着恶臭的药棉让屈彩凤看到。 屈彩凤是极爱干净的人。

身上永远是保持着山茶花的芳香,一看到这堆黑乎乎,裹着黑血与脓液的东西,几乎要吐了出来,好在她今天所有的饭食都已经被消耗一空了,干呕两下,连胃液都呕出几口,却总算没把这石床上的虎皮给弄脏。

李沧行一边帮屈彩凤捶胸抚背,一边轻轻地说道:“今天用了三根,明天就只要两根了,后天只要一根,逐渐递减的,而且明天里面的毒气少多了,也就不需要这么烈的酒,你不会象今天这么痛的。 ”屈彩凤听到这话,稍稍释然了一些,刚才她一急之下,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会儿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起点,尽管现在面对着自己的爱郎,但是象刚才那样涕泪横飞,又咬又掐的样子,实在和个乡村泼妇无异,自己也觉得实在是丢人大发了,念及于此,她不禁满脸通红,侧过了身去,不敢再看李沧行一眼。

李沧行哑然一笑,屈彩凤的心思,他多少能猜到一些,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最艰难的一天,总算是平安渡过了,这青缸剑上的尸气腐毒,也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甚至这剑灵把伤口封住,让屈彩凤以为没什么大事,其实也是骗得二人好惨,就在这半天的功夫,毒气已经开始悄悄地发作了,若是再晚一个时辰医治,只怕屈彩凤这整条右臂,就别想再保了。 不过虽然让屈彩凤丢了一回人,自己也给狠狠地咬了掐了一阵,但总算是功德圆满,李沧行看着手中这个铜盆里的污物,心里又犯起了嘀咕,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这个密闭的山洞里,这些污物,包括这些天大小解的问题,究竟应该如何解决呢?屈彩凤虽然背对着李沧行,但那股子恶臭的味道却是不停地袭来,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她转过了身子,一边用左手在瑶鼻前扇来扇去,一边说道:“沧行,你,你还不快把这臭东西给弄掉,在这里很好闻吗?”李沧行一下子回过了神,哈哈一笑:“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我这就去扔掉。 ”他刚站起了身,又叹了口气:“只是,只是这东西要扔哪里呢?”屈彩凤本能地说道:“当然是丢到外面草丛里啊。

”话刚一出口,她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这个密洞,又怎么会有草丛呢?李沧行皱了皱眉头:“是啊,外面是暂时出不去了,看起来只能在这洞里解决,只是这些秽物,包括这些天来我们的大小解,却成了一个不小的问题啊。 ”屈彩凤咬了咬牙,说道:“那当年,你跟那个柳生雄霸,不是在墓里呆了一年多吗,又是怎么解决这问题的?”李沧行哈哈一笑,想到当年和柳生雄霸在古墓中的那一年多经历,倒也是平生乐事之一,他不假思索地说道:“这还不容易,都是大老爷们,随便找个地方就拉屎,然后挖个坑埋掉就是,你还别说,靠我们两个的屎尿,还种出了两棵小树呢。 彩凤,要不然我们也拉屎种树?”。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