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下大事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7?|? 作者:本站原创?|? 78 人围观!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下大事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逍散真人又说道:“玉衡兄乃敝人的生死之交,但凡与他有关的事情,敝人不可不过问。

”乐异扬道:“道长与玉衡前辈之间的情谊,晚辈着实佩服。

”逍散真人道:“乐少侠,你还年轻,很多事情还没经历。

都说江湖险恶,却不知江湖中也会有知己。 敝人随便说说而已,这些事情只能你自己亲自去体会。 ”乐异扬毕恭毕敬说道:“道长字字珠玑,晚辈受教了。

”正说着,玉衡子突然走了过来。

逍散真人迎上去说道:“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

”玉衡子满脸和蔼地说道:“消散兄,你天天与年青之人呆在一起,现在是越发容光焕发了。

”逍散真人一面请他坐下,一面说道:“玉衡兄说笑了。

我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自身的修为,至于容貌方面,敝人就不操这回心。

”两人都哈哈大笑。

逍散真人望了乐异扬一眼,对玉衡子说道:“玉衡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个后生。

”说着指了指他。 乐异扬躬身道:“玉衡前辈,在下早就听重瀚贤弟说起过您的大名,这次能在武林大会见到您,是在下的荣幸。

”玉衡子摆手说道:“哪里哪里。

”两人又寒暄几句。 乐异扬心中又浮现出昨晚之事,于是冒昧地问道:“前辈,您来瀛州之前是否与契丹皇室有过联系?”玉衡子听后心中一怔,立即止住笑容,沉着脸道:“不得胡说!”乐异扬见情形不对,笑着说道:“前辈当真啦。

在下随口问问而已。 ”逍散真人听后,也惊慌失色,小声说道:“乐少侠,这种话说不得。

今日天下英雄在场,要是传出去,玉衡兄的声誉就毁了。

”在众人眼里,契丹就是虎狼之国,南方诸国都笼罩在其阴影之中。

所以与契丹扯上关系的人,必定都被当做是叛国之人,被万人所唾弃。 比如那个通天邪主,虽然武艺高强,但此时已是声名狼藉,仍不敢在江湖上光明正大地露面。

乐异扬听到逍散真人的话,此时心中乱成一堆麻。 玉衡子虽未可以斥责,但已经满脸不满。 乐异扬连忙赔礼道:“玉衡前辈,您别误会,在下绝无恶意。 ”玉衡子不理会他,心想:“我去契丹军营之事,他怎么知道?难道是?”想到这里,他将目光停留在王重瀚身上。

王重瀚从他的目光之中看出怨气,心中咚咚直跳,轻声问道:“玉衡伯伯?你怎么啦?”玉衡子道:“你跟这位乐少侠提及过我去契丹军营的事么?”王重瀚连连摇头,说道:“没有啊。 乐大哥只是问了伯伯可曾遇到麻烦。

伯伯去契丹军营打探消息,我又没跟着去,当然不知道。 ”乐异扬这时才恍然大悟,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逍散真人听后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问道:“瀚儿,你怎么不早说!”王重瀚当日与西蜀七刀一别,独自回到苍穹山庄,逍散真人只是问了一句接到客人而已,然后又忙着武林大会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 王重瀚感到心中委屈,支支吾吾说道:“师父,我……我……”逍散真人对玉衡子道:“玉衡兄,我知道你武功非凡,但契丹军营戒备森严,你以身犯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真生得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个道理人人都懂。

”西汉的时候,汉武帝喜欢狩猎。

司马相如正是用了这八个字,成功劝诫汉武帝狩猎有度。 玉衡子与司马相如都是CD人,对之再熟悉不过,所以逍散真人不再多说。 玉衡子舒展眉头道:“消散兄,你严重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况契丹军营并非世人想象中的那样坚不可破。

”他的话说的铿锵有力,在场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开阳子听到此话,见众人私下议论,也朗声说道:“我大哥说得话千真万确。 那日我们兄弟三人一起潜入契丹军营,那些契丹鞑子浑然不知。 ”他接着将在契丹军营所见所闻和盘托出。 众人听得神魂颠倒,皆对西蜀七刀几人赞叹不已。 李元磾本来对开阳子有成见,这回听了他在契丹军营的经历,心中也很佩服,站起身拍手道:“开阳子,你们好样的。

”开阳子回之一笑,指着玉衡子说道:“多谢李皇叔夸赞。

其实这些都是我大哥的功劳。

”李元磾道:“玉衡子,没想到你有这个本事,能让契丹大军后退数百里,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力?今日大家闲着无事,你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让我们开开眼界。

”玉衡子道:“各位武林同道,我不过是尽了一份绵薄之力而已。

这回契丹大军退出晋国,并非在下的功劳,乃是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自己下的旨意。

”这时,突然从一桌边上站起身说道:“我听说契丹前营统帅耶律阮兵锋正盛,契丹皇帝这时退兵,岂不是让南征大军无功而返?玉衡子,你这次潜入契丹军营,有没有见到契丹皇帝?”这人正是齐少煊。 玉衡子朝他微微一笑,如实说道:“齐公子,我并没有见到耶律德光,不过倒与耶律阮有过一面之缘。 ”他将那日在金顶大帐内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末了,玉衡子补充道:“多亏耶律德光疑心重,契丹大军才会退兵。

”范叔闵就坐在邻座,他听了玉衡子之言,望了周围的人一眼,大声说道:“各位,如今契丹已经退兵,我们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吴越国离契丹和晋国最近,契丹退兵对吴越国来讲当然是好事。

“唇亡齿寒”道理,范叔闵一直铭记于心。 这次北上,他正碰到契丹军队撤离,所以心中才有这样的感想。 逍散真人听见他放松警惕,善意提醒道:“范大侠,此言差矣。

”范叔闵心中一怔,眉头紧皱,问道:“在下愿闻其详。 ”逍散真人说道:“耶律德光虽然多疑,但也不是等闲之辈。 契丹大军虽然退出晋国,但仍在瀛州与莫州只见严阵以待。

只要耶律德光一声令下,契丹大军三日之内就可抵达晋国的定州。 那时,黎民百姓又将生灵涂炭。

”玉衡子也点点头,说道:“耶律德光不足为虑。

我担心的是耶律阮,他是已故太子东丹王耶律倍的儿子。 耶律倍十年前死在开封晋军之中。

耶律阮一定会前来找晋国报仇。 ”众人都对这段故事有所耳闻,这时听完玉衡子之言,都默不出声。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