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仙帝归来混花都叶凡,林梦儿小说

日期:2019-05-14?|? 作者:本站原创?|? 24 人围观!

仙帝归来混花都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

主角是叶凡,林梦儿的文章内容讲述了可这时白宣齐却苦皱着眉头,叹息道:“唉,徐老,你这病拖得太久了。 最多,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

”...“我们无能为力,伤者最多只能再勉强维持三天。 ”“你们还是开始准备后事吧,请节哀。 ”年轻医生的话对患者家属来说就像圣旨一样,可是这个时候,对叶凡的母亲而言,这简直就是死神的宣告。

“果真如此。 ”叶凡在心中暗叹一声。

如果是从前,叶凡的纳戒之中,不知有多少天材地宝,哪怕是品阶最低的八品灵丹,只需化进江河,再以神通引江河之水化做一场豪雨,便足以救活成千上万的低阶修士,更不用说是普通人了。 可是现在不要说八品灵丹,即便是一品药材,他也拿不出来,随身携带之物除了胸前那块古玉之外再无其他。 而地球上灵气匮乏,就算有珍稀药材,也不是他一个穷学生买得起的。 “为今之计,唯有去找我师父求一枚丹药了。

”叶凡心念一动,编了一个理由,安慰着在一旁哭泣的母亲说道。

街坊邻居挤满了医院的过道,他们也为老朋友叶明远的伤势而痛心,这时听见叶凡说他的师父,纷纷提起神来。

叶凡的母亲听到这话更是止住了泪水,露出惊喜交加的笑容,她惊呼道:“对啊,小凡,你师父把你教的这么厉害,他一定有办法就回你爸爸的,对不对?”叶凡点了点头,而站在一旁的年轻医生心中却有些怪异。 她叫白素,是龙国最好的中医药大学毕业的硕士高材生,更是师从自家的爷爷,本市赫赫有名的神医白宣齐,医道水平不敢说巅峰造极,可是也不是一般医院的普通医生可以媲美的。

虽说白素也希望伤者可以早日复原,可是伤情如此,如果不是大罗神仙来,换作别人肯定是救不了的,就算她的爷爷神医白宣齐也不行。 况且她刚刚说过无力回天,这年轻人却说他有办法,落了她的脸面。

白素虽然板着脸,可是想到这年轻人心忧父亲的伤势,在安慰家人,于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白素的默默离去反而让叶凡的母亲担忧起来,毕竟这里是全市最好的医院,那位女医生虽然年轻,可是她的履历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诊室门口的小牌子上,这位医生的诊断又怎么会有错呢?小凡虽然说他的师父有灵丹妙药可以救回老叶,可是他师父是武功高强的高人,武功强的人不一定就有电视剧里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生死人肉白骨的高超医术啊,当下又揪起了心来。 “我去去就回,不妨事的,三个小时以内我就回来。

”叶凡心中叹息一声,也没有多做解释,简单交代一下就离开了。 这时已经入夜,大约是晚上七点钟,天河市里车水马龙,霓虹灯的亮光映衬着整片天空都变成了暗红色。

叶凡出了医院,行走在街头,为今之计,唯有炼制丹药了,以在药店容易购买的药品来看,恐怕只能炼制一品丹药清虚养神丹了。 市面上大部分容易买到的药材,像何首乌、红参、鹿茸、大风艾这样的,都是不入品的。 虽然像百年人参这样的药材,已经勉强可以进入一品灵药的行列了,可是它的价格,远远不是现在身为一介穷学生的叶凡可以买得起的。

不过曾为青华帝君的叶凡自有通神化境的手段,可以用一些不入品级的药材炼制一品灵丹,而叶凡选定的清虚养神丹,就是一品灵丹中药性最为温和的一类,普通人也可以服用。

正好,天河市三大药店之中,就有一家,主卖的是中药。 那间药店名叫春回堂,据说有神医坐诊,前世的叶凡也曾经听说过白神医的大名,春回堂离医院不远,就在两个街区之外,事不宜迟,他这就出发了。

当叶凡走进春回堂时,已经有一位气宇颇为轩昂的老者在这里就诊,而他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素色长裙的妙龄女子,似乎是他的孙女,一个白发老人正在为那位轩昂老者看诊把脉。 白发老人名叫白宣齐,他就是天河市的神医,不知多少富商高官找他看诊,从来都是药到病除,极少失手。 可这时白宣齐却苦皱着眉头,叹息道:“唉,徐老,你这病拖得太久了。 最多,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

”听市里赫赫有名的神医白宣齐如此说,那貌美女子连忙上前一步,抿着嘴角,急切地问道:“神医,我爷爷的病,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老者挥了挥手,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孙女,苦笑一声说道,“年轻时在战场上落下的病根,几十年了,这次我也就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来看一看,不妨事的,神医给我开几副止痛药就可以了。 ”注意到门口有人进来,老者抬起头来扫了一眼,目露精光。 来人正是匆匆从医院赶来的叶凡,叶凡从老者的眼睛里看到了一股气势,这种气势和修行者的威压气势不同,只有经历过惨烈的战争,才能渲染出来。

叶凡心中一动,龙国也只有六七十年前经历过声势浩大的抵抗外敌侵略的战争,对于这种戎马一生的老人,叶凡心中颇为敬佩,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之龙国,当下便决定要帮上一帮。 恰巧叶凡正准备购买药材炼制清虚养神丹为父亲疗伤,多练几颗也不是难事,而那清虚养神丹,本就是让人延年益寿,去除体内杂质的。 当下便往前走了一步,出声说道:“其实这伤也并不难治。

”说完这话,叶凡报出了一连串的药材,不过都是一些常见之物。

美貌女子名叫徐静,这些年徐静陪着爷爷全国拜访了全国各地的神医,西医治不好,就找中医,中医治不好,又回过头去找西医,如此反复,徐静对一些药名也就熟悉得很了。

叶凡报出的这些药算不得稀奇,别说是称几副,要是能治好爷爷的病,称几吨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但是这个年轻人,看样子不过十八九岁,刚刚可是连本市的白神医都说治不好,这个学生年纪的人,他凭什么“你说什么?”说话的是从门外走来的一个年轻人,叶凡回头一看,正是之前为父亲看诊的医生。

“我爷爷都治不好,你这个小子……”白素话说一半,见叶凡是之前送去医院那重伤者的儿子,当下便止住了话头,不过神色之间,略带不屑之色。

医药之道,最忌好高骛远,能治就是能治,不能治就是不能治,如果空口说白话,一次两次倒还好,长此以往,还不得是患者遭殃?白素对叶凡点了点头示意,便走到了白宣齐的身边。

叶凡看了看徐老,诚恳地说道:“我给你开一剂药,调养数日就可以药到病除了。 否则的话,没有半年,老先生你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

”他话说的平声静气普普通通,可是落在众人耳中,却是有如海啸山呼。 一剂药,就可以根治苦缠数十年的顽疾?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些年老者求医问药,走遍大江南北,不知有多少名医妙手,号称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却依旧对此束手无策!。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