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1178章 细微处见恐怖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7?|? 作者:本站原创?|? 14 人围观!

第1178章 细微处见恐怖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马克舰长现在完全就是束手无策。

在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考虑到了最严重的后果,而且做出了相应的准备。

但真正面临灾难时,马克才觉得他们终究还是太大意,太小看异形文明了。 正面对抗异形大军,无论是胜是败,“天星族”战士是不会畏惧的。 只是当对手换成了无形、无影乃至无孔不入的异形抱脸虫时,他们才现自己一直以为是牢不可破的战舰,根本保护不了他们。 “撞击”生的十朗钟后,不同的战舰零星出现了被寄生的“天星族”人。

在一个朗时后,被寄生的人数扩大到了数千人。 当马克痛苦地决定出动不会被感染的机械战士,用“冰浆枪”将被寄生的族人和他们体内的异形幼体冰封时,最新的情报来了。 两万余人被异形寄生,这个数字让他的思绪彻底混乱了。

而且根据情报统计,这些只是被确定的数量。 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族人被异形寄生,这还是个未知数。 “我们准备了多少休眠舱?”躲在绝对封闭但不能确定是不是绝对安全的密封舱室内,马克看向了身边的卫士兼联络官哈米。

“主舰上多一些,有三千六百二十五个休眠舱。 ”“其余的战舰上就没这么多了,最多的有七百多个,最少的不过两三个。

”哈米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智脑光屏,找到了答案的他很快回应了舰长。

“太少了,这点数量怎么可能够!”马克的脸上写满了颓败,不停摇头的同时,忍不住又看向了面前的光屏。

“托尔尼加那边怎么样了?”光屏中的分画面太多太过繁杂,本来就心乱如麻的马克却是找不到自己的目标。

相比他,没有太多责任和压力的哈米倒还算是镇定,他伸出手锁定了马克寻找的目标画面,旋即放大在了光屏中央。

画面中是主舰上的医疗中心舱室,平常很整洁、清净的舱室中现在一片混乱。 马克的私人医卫兼主舰医疗中心的医官托尔尼加,此时满头大汗,正控制着机械臂剖开了一个族人的胸膛。 腥红的鲜血,大量涌了出来。 哪怕机械臂上更多灵巧的机械手第一时间吸吮、擦拭着鲜血,可更多的鲜血还是流到了洁白的手术台上。 “看到了吗?这是异形寄生体,位于心脏的下方的肉瘤。 ”“它的身躯已经和病人的心脏结合在了一起,而且它身上延伸出的管道粘连以及生长结合了更多的器官。

”“病人表现出了强烈的进食**,这就说明了异形寄生体已经成功地寄生,并且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他所表现出的饥饿,事实上是异形寄生体通过他的神经系统,向他的大脑传输的信号。 ”“病人并不需要太多的食物,需要食物的是异形寄生体。 ”更多的医官围绕在手术台前,或者通过上方白晃晃的大灯上的监控设备远远从光屏上看着,托尔尼加控制着机械臂指着目标,不停地说着。 “这是一个并不复杂的手术,唯一的问题,就是在手术过程中,我们要想办法不要让异形寄生体突然作。

”“按照原始灵族俘虏的记忆,异形寄生体在被从宿主的体内剥离的过程中,会出现攻击病人内脏,甚至是自残自杀的迹象。 ”“前一种可能,不说大家也明白,我们没可能在现在帮这么多人更换被异形寄生体破坏的器官,这不现实。 ”“后一种可能,方法不同但结果是一样的,而且自残的异形流出的恐怖的腐蚀血液,如果在病人的体内扩散开来,几乎就已经没有任何抢救的价值了。 ”托尔尼加很有耐性地仔细解释着。

“不要分析了,也不要说教了。

”“托尔尼加,现在不是你表现自己口舌的时候。

”“马上动手,我就想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完成这个剥离的手术。 ”托尔尼加旁边更多的医卫、医官听的很紧张、很入神,但马克听不下去,打开面前的通话设备,他不顾身份地咆哮起来。

“是,舰长,我马上动手。 ”也是职业习惯所使,毕竟托尔尼加要考虑的自己手术的安全性和成功率,此时被舰长这么一训,他这才反应过来,紧张地回应了一句,这才在手术台上的光屏上迅地调了起来。

病人,已经被牢牢地控制在了手术台上。 大量的麻醉剂,保证了他不会有任何动作,更何况还有几根束带牢牢地绑住了他。 现在托尔尼加要做的,就是将病人剖开的胸膛内部在光屏上扫描出的立体图上定点,在最终完成后,大量从手术台上延伸出来的机械手就会精准地完成手术。 人是有些啰嗦,也分不清轻重缓急,但托尔尼加的个人水平是绝对高的。 只用了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他就完成了定点。

深吸了一口气,在大量期待的眼神中,托尔尼加启动了手术。

至少三个有着蜂巢似的设备的机械手,喷射出了激光。 在智脑完美的控制中,这些激光精准地将异形幼体身上生长出来与病人器官结合的触手割断了。

高温的侵蚀,不仅保证了瞬间的切割,而且还保证了异形幼体被切断的触手不会有腐蚀鲜血渗出。 然而异常终究还是出现了,就当一个灵巧的机械仿生手抓向异形幼体,而另外一个机械臂会在它抓起异形幼体的瞬间,用激光射线切断它身下的触手器官,突然,一声尖锐的嘶鸣声响了起来。

阴森、恐怖。 暴戾、残忍。 那尖锐的嘶鸣声就像是一道灵魂攻击一样,不仅让医疗舱中所有人变了脸色,就连只是通过光屏看着这一幕的马克,都觉眉心刺痛,灵魂一阵战栗。 而这些,不过只是一声尖叫。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露出了惊骇、恐惧的表情,一个个比一个不能置信。 那看似没有意识,仿佛在休眠一样的肉瘤,突然弹出了一个古怪的腔状器官。

满是粘液的腔状延展开来后,露出了一个圆形与腔口直径一样的脑袋。 没有清晰的五官,只有一个张开的小口和交错的锐齿。

就在那些人恐惧的目光中,出尖锐而糁人的嘶鸣声中,异形寄生体的脑袋猛地在病人的心脏上嘶咬了一口。

嘴里还噙着一片血肉,它的脖颈微微一缩,随即猛地弹了起来撞击在了伸向它的机械仿生手上。 尖利的仿生手在它猛烈的撞击下,轻易地刺穿了它的头颅。

大量惨绿的鲜血飚射出来,不要说胸膛内青烟冒起的昏迷着的病人猛烈地抽搐痉挛起来,就是离手术台最近一个探着脑袋看着这一幕的医卫,捂着脸倒下去的他出的惨叫声直是惊天动地。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