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礁石】九周半(微小) 作文大全初中600

日期:2019-06-30?|? 作者:本站原创?|? 106 人围观!

【礁石】九周半(微小) 作文大全初中600

作者:游戏积分:0防御:破坏:阅读:327发表时间:2019-05-3013:49:41摘要:不能轻易相信风月场上的女人“杰哥,”刑警王大霖拉住我的手,给我沏了一壶茶,“今儿个不是啥节日,咋不在家陪嫂夫人,跑俺们这穷乡僻壤来这干哈?”  “多年不见,怎么变得油嘴滑舌。

”他是我以前带过的,算是我徒弟,对我十分敬重,“大家都还好吧?”  不到一刻钟,我身边就围了一大群老同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又是送饮料、保温杯、又是给我点外卖,嘘寒问暖,好像我是一个患癌症的重病患者。   虽然我都快六十了,从A市刑警队退休后,身体也好了很多,作息时间也规律了,又定期去医院会诊,认识的吴医师说,我的身体很棒,看上去不到五十岁。

  王大霖遣散了大家,微笑着说:“师傅,如果你杀了人,我可一定会秉公处理,在你认罪后就让你逃之夭夭。

哈哈。 ”  “被章局听见,死的就是你,”我喝了一口茶,“他可比我严肃多了。 ”  王大霖咯咯一笑:“您到底来这有啥事?”  “也没别的事,”我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听说,富豪KTV的凶杀案是你在侦办,好小子,这么大的案子,我像你这个年纪,组长根本就不让碰。 ”  原来,星期三夜里,警方接到举报,富豪KTV发生了恶性凶杀案,案发时间在凌晨一点半,死者是本市一名巨贪,城建局局长蔡银问,由于KTV节省经费,没有安装摄像头,导致警方取证困难。   蔡银问风评很差,为人傲慢、贪婪,当晚和他在一起的是本市的几名官员和包工头,在商量拆迁的事。 据说,蔡银问胃口很大,一次性就开口要一千万,包工头贾仁一脸不高兴,双方还发生了口角,但他很快就离开了富豪KTV,警方也排除了他的嫌疑。   警方分析,是KTV内部人员所为。

传讯了当晚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后,嫌疑人只剩下三名,孙颖、钟佳和桂子,这三名都是KTV的头牌。 当晚,众人离开后,服侍蔡银问的就是前两位,桂子当天不上班,但一点前来过KTV,有人说好像看见她去了卫生间,警方在卫生间找到了属于蔡银问的DNA,据揣测,他是喝多了跑错厕所,后来,他再也没能出来。

  孙颖、钟佳都互相作证,惟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只剩下桂子。 她否认当晚去过卫生间,昨天她在上班,卫生间有她的DNA很正常。

问她当晚到底在哪,她又支支吾吾,不肯明言,警方只好再扣留她。 三天了,她仍然不开口。

  “小王,你真觉得桂子是凶手?”我问道,“除了那个模棱两可的证言,应该没有任何实证。

你可不能为了交差就随意给人定罪。 ”  “师傅,你拿我当什么人了,”王大霖激动地说,“我本来就打算一会儿放了她。 KTV小姐杀客人也不是稀罕事。 我们也就是怀疑蔡银问喝醉了,刚好桂子在里面,蔡要非礼她,于是,她正当防卫。 ”  “事到如今,我还是坦白吧,”我难过地说,“也怪我是警察,不能包庇有可能的嫌疑人。 你还记得我老婆吧?”  王大霖自然不会忘,虽然是师娘,其实是第三任,只有四十岁,很有风韵,并不是普通的良家妇女。

王大霖突然想起什么。   “师娘长得好像桂子啊。 ”  “她们是母女,只不过,是和前夫生的。

当晚,去富豪KTV的不是桂子,是她。

只是,被误会成桂子。

你也看过她,如果多穿点衣服,只露脸,还是很少女感。

”  “这么说,桂子是在袒护她。 ”  “家丑不可外扬,”我难过地说,“她和蔡银问的关系,只要你们详加调查,马上就水落石出。 三天前的下午,她接到一通电话,我翻起来看,是蔡银问叫她晚上去富豪KTV。

”  “她不知道女儿也在里面?”  我摇摇头。   “自从和我结婚,她就没和女儿联系了。

”  王大霖同情地看着我,毕竟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他很干脆地说,“我马上申请逮捕令,抓捕令夫人。

”  “那,桂子呢?”  “马上放。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为什么她不肯说出当时在哪?”  我深呼吸道:“她和我在一起。

她希望我帮助她们母女重逢,我拒绝了。 她说,既然这样,就不要告诉我老婆。 她打算存够钱就离开这个城市。

”  “哎哟,您早说不就得了。

”  “我一大把年纪,大半夜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被人知道,落人口实。 如果不是发生了命案,我才不来。

”  “师傅,您皮还是那么薄。

”  不一会儿,桂子就被放了出来,看到我在场,有些惊讶。   僵持了一下后,王大霖接到电话,一脸阴云,他看着我俩说道:“师傅,节哀顺变。 师娘刚刚在浴室畏罪自杀了,民警说,她还留下了遗书。 ”  “天呐!”我都快昏过去了。

  “你也一样,小姑娘,”王大霖看着桂子,“节哀顺变。

”  桂子木呐地站着,不说话。   走出警局,桂子好奇地问道:“你老婆死了?”  “为了你,再死一个也值得。 ”  “这么说,她替我顶罪了,你可真厉害,怎么办到的?”  我咧开嘴,道:“谁让你们长得像。 ”  “倒不如说你口味单一。 那个死变态,我去个厕所,他还跟着,我是无心杀他的。 ”  事实上,我并非没有怀疑过。 我老婆和蔡银问早就暗中勾搭,而新结识的情人更偏爱找老男人。 老男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年纪大,出手阔绰,头脑简单。

  “你和他真的没关系?”  “我只爱你,”桂子搂着我的腰,“我还记得咱们在一起的时间,九周半,对不对?”  “好像是。 ”  “以前,我以为像我这样的女人,不会有人真的爱我,除了爱钱还能爱什么,但好在我遇到你。

”  不一会儿,她接到一通电话。

  “谁打来的?”  “没谁。 ”  桂子阴沉着脸,在心里说道,“我只能爱你九周半了。

”共2017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一起凶杀案,巨贪城建局局长死了。

而我却用第三任老婆顶了罪,把真正的凶手服务员桂子放了出来,这谎扯得天衣无缝,一箭双雕。 一箭射死了我老婆,因为老婆与那局长早有勾搭,给我戴了绿帽子;二箭保住了我的小情人桂子。 可是我们的情人关系仅维持了九周半,真是婊子无情,戏无真啊!文短,却写得疑云密布,跌宕起伏,防不胜防。

写出了人性的贪婪和邪恶,让人深思。

推荐共赏!【编辑:武冈冰糖葫芦】。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