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十回 娄祺的难言之语)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9 人围观!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十回 娄祺的难言之语)

  当夏林薇把贾军长同意帮助诗思的消息告诉给董翔飞他们时,他们后非常开心!因为他们相信只要有了贾军长的帮助,娄祺一定可以脱离虎口,诗思也会为父亲讨回公道!特别是诗思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连连致谢!为了提前庆祝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诗思也能讨回公道,所以他们便决定晚上时在他们经常聚会的地方聚会。   晚上,他们早早来到这间小房间,真是其乐融融,当大家推杯换盏时,却不知危险正渐渐向他们靠近,正所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突然响起敲门声,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此时会有谁在外面敲门呢?开门的事是邵峰,他不认识站在门口的人,待大家把目光转向门口时还发现站在门口的不是娄祺还是谁?诗思一见是娄祺,放下手中的酒杯,立即站起来迎上前,欢喜喊道“娄祺!娄祺!”此时大家还第一次认识娄祺,大家把娄祺迎进房间,让她坐在诗思的身旁。 还没等诗思寒暄,月霞迫不及待说,“准是他们怕了贾军长就把人放了回来!”倒是董翔飞理智一些,“我看事情了没有这么简单,司徒涛怎么会怎么容易把人放回来?”大家听后都也这样认为。 娄祺一直没有说话,眼角还有泪痕,诗思一把抱住娄祺,连连说道,“只要你回来就好了!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娄祺强颜欢笑道,“你们不要太担心我了,我一切都好!涛哥对我可好了!”大家都没有想到娄祺会突然说出这些话,诗思对这番话也特别诧异,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说出这些违心的话?只听娄祺解释道,“姐姐,既然我已嫁人为妻,自然要恪守妇道,更何况涛哥对我特别体贴!我已经很幸福了!”  “娄祺!你知道你都说了些什么吗?”这时傅国峰也忍不住了,指责道,“你难道忘了老班主是怎么死的吗?”听了国峰的话,娄祺一言不发,眼眶里又隐隐含着泪水,因为她想起了义父!见娄祺不言,夏林霜便问娄祺是否有难言之隐?并希望她能说出来,他们会帮助她。

娄祺望了望他们,却欲言又止,随后说道,“我没有难言之隐,我是自愿嫁给他的,涛哥对我很好!我现在真的很幸福!”说完这句话后,娄祺便起身离开了,诗思他们怎么喊都不能让她回头,看着娄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诗思的眼神也仿佛这夜色一般,被娄祺的话夺取了光彩,没有了生机……  娄祺逃离了这个充满欢乐的小房间,一个人伤心欲绝跑进夜色中,扶在一个大树下痛苦哭不止。 这时,只见司徒涛走了过来,满意说道,“你做得不错!”娄祺擦干眼泪,愤怒说道,“我已经完成了你交给我的事,你答应我的事也要实现!”司徒涛听后,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朋友的!”随后向那间小房间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便有十几位手持木棍利器身材魁梧的人向司徒涛聚拢。   原来,司徒涛早已让这些手持木棍利器的人把董翔飞他们这间小房间团团围住了,如果娄祺不按照司徒涛的话去做,那就免不了有一场血光之灾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娄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更没有想到娄祺会说出这番话,大家都很诧异,诗思也甚是伤心。

贾凌峰回到家后便向父亲说起这件事,因为贾凌峰不明白父亲是如何处理这件事?贾军长听后只是轻轻“哦”了一声,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随后说道,“这件事就这样了结了吧!不要在参和了。 ”听了父亲的话,贾凌峰甚是不满,他不明白父亲为何会说出这番话?甚至怀疑父亲是否与他们沆瀣一气?为了这件事,父子两还起了争执,贾军长甚至还举起了手掌,但最终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自从贾凌峰母亲去世后,贾军长在他的眼里不禁是父亲角色,还是母亲角色,父亲还从来没有向贾凌峰如此动怒!  尽管娄祺一再说自己是自愿嫁给司徒涛,并让董翔飞他们不要再管她的事,但董翔飞他们还是觉得娄祺说出这番话特别奇怪,甚至觉得娄祺说出这番话似乎是受人胁迫,被逼无奈还说的!更何况司徒涛还动手打死了老班主,娄祺不可能不为老班主申冤呀!听了董翔飞他们的见解,诗思也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便决定再去见娄祺一面,然而,傅国峰听后很是担心,害怕诗思去找娄祺会有意外。

但傅国峰拗不过诗思,便决定跟在诗思的身后保护她。

  然而,诗思在娄祺所谓的“家”门口徘徊许久也没能进去,好在娄祺正好从外面回来,两姐妹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然而还没有说几句话,只见司徒涛渐渐走过来,都在不远处的傅国峰见状真是焦急不已!正在这时,娄祺急忙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字条塞给诗思,随后向司徒涛走过去,挽起他的手,装出一副恩爱的情景。

待娄祺离开,诗思立即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了一首诗: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看罢,诗思的眼睛渐渐模糊……  回到董公馆后,诗思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傅国峰见了便劝诗思留下来,诗思说,娄祺已经找好了自己所谓的幸福,父亲的冤仇也不能得以伸张!所以她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她想离开这座伤心的地方。

傅国峰也明白诗思已经心灰意冷,便劝道,你父亲已经走了,戏班也散了,她一个女人又能去哪里?听了国峰的话,诗思沉默不语,国峰说得没错,从小她与父亲相依为命,走南闯北,父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现在父亲走了,她又能去哪里?又能依靠谁?傅国峰继续说道,“我已经答应老班主要好好照顾你的,难道你想让我辜负老班主对我的一番信任吗?”听了傅国峰的劝言,诗思便答应国峰留下来,见诗思答应不离开,国峰也松了一口气。

然而,几天后诗思还是留书离开了。

  【诗思留书离开,她又能去哪里?故事情节又将如何发展?待续……】。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