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回 枭雄的黄昏沧狼行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7?|? 作者:本站原创?|? 125 人围观!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回 枭雄的黄昏沧狼行最新章节

楚天舒的眼睛扫了自己下身一眼,叹了口气:“我这一生,执念于复仇,却被人利用,最后害人害已,反倒是帮了那宗主,沧行,我没别的事求你,就是,就是希望你能手刃宗主,不能,不能让他为祸天下!此人,此人心如蛇蝎,若是,若是真让他有了,有了鬼神之力,一定会,一定会祸害苍生的。 ”李沧行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一定会杀了宗主,为楚前辈你,为所有被他害过的,骗过的人报仇!”楚天舒闭上了眼睛,嘴角边勾出一丝笑容:“沧行,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快乐,你去吧,拿上我的面具,我交代过手下,持我面具,即是承我衣钵,不得对你出手。 让我最后留下我的尊严,永远地埋在地底。

”他说完这句后,脑袋一歪,就此长逝,而他的身子,连同干将剑和镇岳剑,慢慢地陷进了沙坑之中,终于不见,只剩下那块青铜面具,留在了他身边,就在李沧行的脚下。 李沧行叹了口气,掌劲一吸,地上的青铜面具一下子跑到了他的手上,这时候,他刚才还只是没了脚面的脚下泥土,这会儿已经埋住了他小腿的一半了,他的眼中红光一闪,一声暴喝,强烈的气劲一阵喷涌,周身的土层被震得四散飞溅,而斩龙刀脱手而出,直冲穹顶,随着一大片泥屑砖块纷纷而下,原本暗无天日的地道之中,终于透出了大片的阳光。 李沧行虎吼一声,身形冲天而起,直上云霄,向上飞出八丈之高,如同一只苍鹰,飞上云端,一声长啸,把他心中的所有郁闷,不爽都彻底地发泄。 声震八方,让那些在二人打斗时又重新围上前来,在七八丈外的人群,一片哗然。

纷纷运功后退,黑压压的潮水一般,瞬间就跟一开始的广场一样,十丈以内只剩下几大绝顶以上的高手了。

随着屈彩凤和沐兰湘的两声欢呼,二女风驰电掣一般地赶上前来。 虽然二人站的位置一直是错开的,但离李沧行的距离却是差不多,也几乎是同时赶到,就在李沧行足下带火地落到地面的一刹那,两大美女一左一右地拉住了李沧行的一只胳膊,激动地泪光闪闪。 屈彩凤笑道:“沧行,我就知道,那楚天舒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沐兰湘关切地拉着李沧行的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李沧行的周身。

问道:“大师兄,你,你没有受伤吧。

”屈彩凤的笑容渐渐地从脸上褪去,狠狠地剜了沐兰湘一眼,冷冷地说道:“妹妹,你这会儿怎么又这么关心起沧行来了呢?”沐兰湘看都不看屈彩凤一眼,从怀中掏出一方秀帕,开始擦起李沧行额头上的汗水,柔声道:“大师兄,没事就好。 你好好休息一下,一定是累着了吧。

”屈彩凤咬了咬牙,本欲发作,转眼一看到李沧行手中拿着的那块青铜面具。

又惊又喜,颤声道:“这,不这是楚老贼的面具吗?沧行,你这是?”屈彩凤话音未落,谢婉如那尖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李沧行,我们家楚帮主呢?为什么他的面具。 在你的手上?”李沧行本来注意到了沐兰湘和屈彩凤二女之间古怪的现状,想要开口质询,却听到了谢婉如的声音,眉头一皱,轻轻地从二女的掌中抽开了自己的胳膊,走向了洞庭帮众的方向,而从谢婉如起,包括万震和四大剑婢在内,所有的洞庭帮弟子,全都呼啦啦地拔出了兵刃,脸上杀气四溢,随时都要动手,而谢婉如更是一马当先,套着鹿皮手套的右手,已经扣了四枚如意珠,左手也开始不停地掐算,似是计算着李沧行所处的方位,风速等。 李沉香突然跑了出来,挡在了洞庭帮众的身前,张开双手,以她瘦弱的身躯隔开了李沧行和自己的同伴,急道:“大家不要激动,李会长手上拿着老帮主的青铜面具,大家难道忘了老帮主的交待了吗?”谢婉如咬了咬牙,现在楚天舒不在,谢大小姐就成了洞庭帮地位最高的人,刚才楚天舒出战前也曾经交待过,万一有事,一切由谢婉如作主,她沉吟了一下,收起了鹿皮手套里的几枚如意珠,放回了百宝囊中,沉声道:“李会长,我家楚帮主有言在先,持有他面具之人,即是得他衣钵,你现在手持面具,我们自然不能向你出手,但还麻烦你交代一下我家楚帮主的下落!”洞庭帮众,随着谢婉如的话,大多收起了兵器,只有从小被楚天舒收养,一手调—教武功的那春夏秋冬四大剑婢,仍然怒目圆睁,持剑相对,不肯收起兵刃。 万震摇了摇头,对一边的春花说道:“春护法(四大剑婢在洞庭帮中位居四大护法,地位崇高,除了楚天舒本人,即使是谢婉如也无法直接命令),不要这样,先收起兵刃吧。 ”春花的眼中泪光闪闪:“不,此人不交代出老帮主的下落,我们死也不收兵,若是老帮主被他所害,我们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老帮主报仇!”万震叹了口气,走到了一边。 李沧行心中感叹,这楚天舒不愧为一世枭雄,虽然手段酷烈,阴险狠辣,但还是保留了几分当年华山宗师时的真情的,若非如此,这四个剑婢也不会如此对他愚忠,他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楚天舒楚帮主,已经驾鹤西游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屈彩凤的眼中,顿时流出了激动的泪水,而四大剑婢,则是齐声悲呼,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捶胸顿足,对着那个地洞的方向,就不停地磕起头来。

洞庭帮的帮众们,则是一片号啕大哭,更是有些人在大叫“大伙并肩子上,杀了李沧行,为老帮主报仇”之类。

李沧行沉默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直到现在,他才有时间细细地体味起这么多年来与楚天舒亦敌亦友,勾心斗角的往事,也直到最后在地道之中,这个绝代枭雄才真正地摘下了面具,找回了自我,人的生命如此脆弱,突然让李沧行这位绝代强者,也感受到一股难言的虚幻起来。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