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大接骨师 第136章 头名状元在线阅读

日期:2019-07-23?|? 作者:本站原创?|? 23 人围观!

大接骨师 第136章 头名状元在线阅读

顾青青一提到戒指,刘虎心里便跳了几下。

当初杨军带他回军区招待所住下,既不让他走,也不抽空接见他。 他只是安排两个人跟在刘虎身边。

刘虎闲得无聊才上街乱逛,那枚戒指做工确实精巧,他想起从来没送过礼物给黄秀,才偶然有此念想,送个礼物给她,却被戒指的价格吓得不敢声张。 他没想到,随他出来的两个人二话没说,就将戒指买下来送给了他。

这让刘虎心里很揣然。 毕竟这不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它的价格几乎超出了刘虎的全部想象。 本来他不想要,但杨军的人告诉他,已经买了,退不回去了。

他不要,就是浪费。

刘虎欲拒还迎收下戒指,在拿给曹芳老师看时,曹老师似乎忘记要还给他一样,没再还回给他。 戒指这件事让刘虎有段时间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他一度怀疑曹老师也是个贪小便宜的女人,而且她的胃口极大,一出手就不声不响地拿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巨额财富。

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之后,刘虎甚至都要忘记了戒指这回事。 现在被顾青青突然提出来问,弄得他心里也是一片茫然。 戒指在曹老师手里,现在戒指不见了,怎么怀疑落到刘虎手里了呢?上次刘虎去省城找曹老师和王若兰,绝对没有想到戒指这件事。

他只是觉得既然要路过省城,出于对故人的怀念,他顺道去看看她们而已。

曹老师不见了戒指,将气发在王若兰身上,难道她怀疑王若兰拿走了?如果是,怎么又让顾青青来春溪镇找刘虎?刘虎试探着问道:“你这次来,曹老师知道吗?”顾青青缓缓摇摇头,扮个鬼脸笑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除了落难师姐知道,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刘虎吃惊地问道:“你跑出来,要是被曹老师发现你不在学校上课,她不会骂你?”顾青青扫他一眼,笑嘻嘻地说道:“你以为我们是初中生高中生啊?每天还要去教室读书上课?”刘虎恍然大悟般地哦了一声,自我解嘲讪讪说道:“哎呀,我都忘记了,你是研究生了。 ”顾青青送来的考题,全部是她自主出的。 题目出好后,她拿给王若兰参考了一下意见,两个人又修改了一遍,最后是顾青青自己掏钱打印了一百份试卷,悄悄送来春溪镇给刘虎。

刘虎拿到试卷,立马组织考试。 当初报名的人听说要参加文化课考试,人已经走了一半多。 剩下的二十几个人不到黄河心不死,跃跃欲试要来考试。 刘虎注意了一下,发现吴家四兄弟都到齐了。 孙家的满妹子孙金秀也赫然出现在考场。 按照报名先后顺序排列座位,孙金秀的座位恰好在吴家老二前面。

刘虎宣布了几条考场纪律,便将试卷发了下去。

他留意了每个来参加考试的人的神色,发现大多数人眉头紧锁,半天没动笔。

吴家四兄弟除了吴老二在认真答题外,吴老三、吴老四和吴老五就像屁股坐在火上烤一样,坐立不安,四处东张西望。 刘虎心里暗自发笑,想起王若兰出的这个主意是再绝妙不过了。

吴家兄弟心里再有脾气,也没法发泄出来。 大家都在一个公平的原则下统一参加考试,谁成绩好,谁进镇联防队。

招考计划滴水不漏,吴家兄弟总不能例外。

考试时间一共两个小时,试卷收回来后,由顾青青评卷记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独占鳌头的不是别人,确实吴家老二。 吴老二的分数超过别人一大截,比第二名的孙金秀要多出十多分。 刘虎拿着成绩册,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然,吴家除了老二外,老三老四老五全军覆灭。

老五还歪歪扭扭答了几道题,虽说答案是错误的,到底还是动手写了字,顾青青照顾着给了几分。

老三和老四干脆就是一个大鸭蛋。

吴老三狗屁得连自己名字都写错。

他本来大号叫吴思秀,却被他写成了“吴恩秀”。 不用多费心思,按成绩高低择优录用,文化课成绩吴老二排在第一位。

成绩张榜公布在镇派出所的门口,围拢来看热闹的顿时将半条街都塞住了。

吴铁匠逢人便说道:“我吴家是有人才的。

我家老二第一名,放在过去可就是状元了。

”吴铁匠没有因为其他三个儿子名落孙山而愤怒,反而被儿子中了头名成绩而欣喜欲狂。

排在第二名的赫然就是孙金秀,她也来看成绩,发现自己的名字紧排在吴家老二吴思禄的后面,哼了一声,铁青着脸走过去一把将红纸撕了扔在脚下。

孙金秀撕了成绩榜,让吴铁匠气得半个鼻子都歪到了一边。

可是当着那么多街坊邻居的面,他又不好耍横,只好蹲下去身子将被孙金秀撕烂的纸一张张拼起来,小心翼翼再贴在墙上。 这边孙金秀撕了成绩单,心里的怒火却没散去,她掉头去找刘虎,怒气冲冲地质问他道:“谁让你将我的名字与畜生写在一堆?”刘虎苦笑道:“按成绩高低顺序一路写下来的呀。 我好像没做错。 ”孙金秀哼了一声道:“还没做错?你这就是助纣为虐。

吴老二本来就没资格来报名参加联防队,你让他来考试,还让他考了第一。

我不服!”刘虎低声说道:“金秀姐,吴思禄的成绩确实不错,考得就好。 我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孙金秀不依不饶地说道:“你这样做,就是瞎了眼。 ”刘虎被孙金秀莫名其妙地骂了一顿后,心情也很不好。

想了想说道:“文化课吴思禄是考了第一,但体能课成绩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孙金秀双眼一亮,看了看刘虎,声音放得缓了,柔声道:“虎子,你别怪我说话冲。 我是看不得你将我的名字排在他后边。

吴老二这个畜生一天到晚躲在家里读书,成绩好不算怪事。 但是他做出来的事,永远也不可能被人原谅。 ”刘虎蓦地想起老大孙毓秀将自己叫进屋里说过的话,看来孙毓秀的这个秘密孙家人都知道。 孙金秀不说破,刘虎也不好意思说。 毕竟这个秘密太重要了,说出来可能会死人。 十多年前发生在油菜地里的那件丑陋的事,成了横亘在孙吴两家人面前的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墙。 孙金秀临走前,悄悄对刘虎说道:“虎子,你心里要有数。

你拦住吴家人不进联防队,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蛋莫名其妙地微微红了一下,瞬间就消退下去,转身往外就走。

刘虎咀嚼着她这句话的暗示意思,不觉心跳加快了许多。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