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三国之坐断东南在线阅读 第六百七十章、雾笼平湖

日期:2019-07-23?|? 作者:本站原创?|? 185 人围观!

三国之坐断东南在线阅读 第六百七十章、雾笼平湖

||||--第六百七十章、雾笼平湖而此时,被刘风念叨着的周瑜,正准备着给黄祖来上一记狠的。

四年的时间,以周瑜未雨绸缪的性格,既然明知双方之间必然会再有一战,又岂会不做准备?在休战期间,刘风治下的长江航道依旧对荆州开放,甚至于刘表都放开了对益州商船的限制,只要按规矩缴纳费用,益州商船甚至能直接出海,然后将商品运往北方。

荆州商船自然也不例外,相比从陆上将货物运往北方要通过一处处诸侯领地,被盘剥的厉害,刘表乃至各大家族更喜欢通过水运,只要不去撩拨江东敏感的神经,商船队伍随行的中型战舰都可以视而不见。

区区几艘战舰,无根之源而已,就算装上精锐水兵,也无法在刘风的地盘上掀起什么风浪。 更何况,做生意嘛,都是求财,有求于刘风的上游各个世家、豪门,为了赚钱,巴结刘风都来不及,以免其封锁长江航道,又岂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事?就是趁着这几年的休战期,周瑜派出了大量的探子、细作,以各种身份混入江夏,陆续将这一带的地形、水文等特征绘制成图,当然代价也是惨重的,黄祖对江东的态度十分不友好,很多暴露的探子被无情绞杀。

但终究成效斐然,在地利优势上,黄祖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这也是周瑜不虞黄祖逃出的原因。

被堵在张渡湖中,要么决战分出胜负,要么黄祖只能返回西陵,依托城墙守城。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吞噬了荆州无数财力物力打造的水军舰队,黄祖又岂会将其当成摆设,不说给刘表给荆州各大家族交代,就是他自己那一关也过不去。 所以,黄祖唯有放手一搏,与江东水军决战。

但决战不是没脑子的直接冲上来正面对决,水军不像陆军,影响水战胜负的因素太多了,哪怕只是小小的风向变化,或者隐藏水底的一块暗礁,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影响。

几个月的时间里,黄祖的舰队主力没有和江东水军正面撞上,但双方之间的暗战却从未停息过。

不说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出去探查消息的走舸艨艟之间的遭遇战,就是以小型楼船为艘的小型搜索舰队之间的战斗也已经发生过三次。 每一次的遭遇,几乎都是以一方全军覆没而告终。

所以尽管数月以来大战未启,但双方的损失都已经不止万人,大小战舰也达到百艘以上——当然,绝大部分都是小型战舰。

……身处张渡湖中唯一的大型楼船中,但黄祖的消息来源却从未中断,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西陵城的消息,通过各种方式送到他手中。

最近一段时间,从儿子传来的战况中,黄祖能看出西陵城的状况越来越难,虽然只是初露下风,但随着江东军源源不断的开来,若是没有契机,仅凭江夏一郡,是无法击退江东军的。 主公坐镇襄阳,宛城已成绞肉机,近一年的战争下来,不知又埋葬了多少尸骨。

时至如今,大战依旧激烈,根本就没有停息的意思,荆州已近竭尽全力,也只能维持不败。

已经很不容易了,从刘表入主荆州开始,从来就没有整合过全州力量。

开始是袁术占据了最富庶的南阳,荆南是豪强为主,根本就不甩荆北人,好不容易想趁着苏固、贝羽叛乱解决荆南,却让孙坚在背后狠插一刀,差点打破襄阳,未竟全功。

自此,主公就和那位江东猛虎结下了深仇。 后来张济窃据南阳,总算回来了半个郡,还在汝南方面狠狠咬下了一口,但想要趁张羡叛乱时平定荆南的战略再次流产,又被身为盟友的张济捅了一刀,就连江东也趁火打劫,在江夏做过一场。

那一战,他输了,若非主公放弃了全歼敌人返回,自己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荆州从来就没有集中过全部力量一致对外,依靠荆北世家大族的支持,内压豪强,外御敌藩,能做到这个地步,主公也不负其“八俊”的美誉。 只是可惜,南北要冲之地的荆州,面临的敌人太多,根本不容许主公一统荆州,否则,为何荆北的战乱就那么巧,在最关键的时候发生。

虽有恼怒,但黄祖并不抱怨。

主公自有其缺陷,但谁也不是完人,就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 自初入荆州,主公就对自己信任有加,以江夏之地重托于己,虽有安抚拉拢之意,但对出身安陆黄氏旁支的自己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惠。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守住江夏,不仅是为了自家性命着想,也是为了主公的知遇之恩。 沉吟了许久,黄祖终于下定决心。

……之前黄祖一直隐匿,避免和江东水军正面冲突,周瑜一时也难耐其何。

但等黄祖有了大动作,自然就落入周瑜的眼中。 小规模的遭遇战依旧在每天发生,猜出了黄祖意图的周瑜也开始移动,不断改变舰队的驻地,悄然将决战的场地转向对自己有利的位置。

双方主力战舰的位置不断接近,双方自上而下的将士都已明白,决战就在眼前。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当某一天双方舰队不期而遇,湖面突然涌起大雾。

是必然,也是巧合。 遭遇是必然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使双方回到同一个起点,是谁也不曾想到的。 这是个巧合,改变天像或许会有,但不是7阶实力的武将能够施展的。

周瑜没有再延续他一直以来的好运气,一切的部署都成泡影。

厮杀近在眼前,撤退已然不可能。

黄祖和周瑜也只是下达了第一道军令,就再也看不见自己的舰队。

平心而论,这不是双方想要的结果,但却都不敢下令撤退。 兵者,诡道也,就算听见了对方撤退的信号,不亲眼所见,又岂知不是圈套。 只能前进。 对面不相识,看不见部署,指挥也就失去了意义。 唯有各自为战,凭本能厮杀。 这就是第二道军令,也是大雾消散前的最后一道军令。

……。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