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他们在基层写作:踏进泥土,望向远方

日期:2019-05-14?|? 作者:本站原创?|? 105 人围观!

“小”人事中有“大”时代“面对新时代新现实,越过事象透视时代精神,调用各种艺术手段讲好中国故事,成为中国作家不约而同的追求,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在强势进取中成为文学主潮,中国故事的独到讲述成为主旋律”,评论家长白烨认为,一种新的创作主潮正在涌动。 如何把现实转化成一种文学品质,成为文学的内在力量,是新时代下深化文学创作的重要问题。

对于时代的书写与记录,主题鲜明、故事性强的报告文学似乎是最为直观的呈现方式。 相较而言,散文虽然体量不大,但凸显的是个体在时代中鲜活而切实的感受。 王兆胜指出,“小”是2017年散文写作的另一关键词。 他说:“不以理念写作,不好高骛远,不作玄想奇思,而是紧紧贴近日常生活,贴近自然大地,关注那些在我们身边的细小微末事物。

”而这样的写作是否会不够开阔甚至流于平庸?王兆胜并不认同:“散文并不因取材的日常生活化,也不因选材之小而降低境界和品位。

相反,却能以小见大、知微见著、颇多心会。 ”回族作家阿慧的纪实散文《大地的云朵》是其散文集《月光淋湿回家的路》其中一篇,作品真实地记录了新疆拾棉工的生存实况,写出了农民工在当下社会经济格局中的艰难生活与美好追求。 阿慧的散文视野开阔,对大量现实素材的摄取使她的作品在朴实中跳跃着时代的脉动。

她说:“行走和体验是创作的活水。 我希望通过散文写作,用真情触摸民众的根脉,用心灵感知草根的冷暖,用文字抵达灵魂的深处。

”好的散文甚至能够成为理解中国的一个虽小但极具普遍性的样本,陕西作家李育善的《惊蛰之后》就是这样一本散文集。 他对中国农村在当下社会转型阶段的真实状况进行了判断与思考。

在工作中考察社会节奏及民风之变,既有值得关注的社会焦灼点,也有发展的预见性。 菏泽籍作家耿立的《消失的乡村》同样具有大格局的散文气韵,虽然写的是地方乡村,却体现了整体的民族精神状态。

江西作家冰耘的纪实散文集《我娘我心》歌颂母爱的伟大,反映了当下老百姓的生存状态,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呼唤与呐喊。

江苏作家韩丽晴通过乡愁散文集《意思》,叙述了一种生活秩序、情感秩序。 秩序里那种规律性的内在,随着乡村的消失迁移到当下人的生活中,得以重新建立并以新的方式延续。 对于贴近生活的现实主义散文创作,过于直接的真实是否会降低其文学性?面对这种担忧,专注于散文研究的评论家王冰认为:“文学价值主要是文学的审美价值。

散文同其他门类的写作一样,在写真实的基础上也需要对于真实事件进行艺术处理。

”事实上,散文是作家观察和书写时代限制较少、较灵活自由的文学表现形式,暂且不论文学性的指摘与作品优秀与否的评判,写作中源于生活的点滴实则处处都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思想动态的轨迹、时代变迁的印证。 “忘却才是真正的告别”,对散文写作者来说,那些值得被记录的是印在心上的人事情感,更是永不消逝的故土。

散文写作在日常生活里伴随时代同生共长,平静而充满活力地走向更远的远方。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