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李益《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84 人围观!

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李益《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

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李益微风惊暮坐,临牖思悠哉。

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

时滴枝上露,稍沾阶下苔。

何当一入幌,为拂绿琴埃。

译文:傍晚时分,人独坐室内,临窗冥想。 突然,一阵声响惊动了他,原来是微风吹来。

于是,诗人格外感到孤独寂寞,顿时激起对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来到。

他谛听着微风悄悄吹开院门,轻轻吹动竹丛,行动自如,环境熟悉,好像真的是怀想中的故人来了。 不觉时已入夜,微风掠过竹丛,枝叶上的露珠不时地滴落下来,那久无人迹的石阶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渐渐润泽了苔色。 这是无比清幽静谧的境界,无比深沉的寂寞和思念。 可惜这风太小了,未能掀帘进屋来。

屋里久未弹奏的绿琴上,积尘如土。 诗人说:风啊,什么时候能为我拂掉琴上的尘埃呢?(语意双关。

言外之意是:钟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没有弹琴的意绪。

什么时候,故人真能如风来似的掀帘进屋,我当重理丝弦,一奏绿琴,以慰知音,那有多么好啊!)赏析一:李益和苗发、司空曙,都列名大历十才子,彼此是诗友。 诗题曰《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诗中最活跃的形象便是傍晚骤来的一阵微风。 望风怀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苏武书》),因风而思故人,借风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传统比兴。

本诗亦然。 这微风便是激发诗人思绪的触媒,是盼望故人相见的寄托,也是结构全诗的线索。

此诗成功地通过微风的形象,表现了诗人孤寂落寞的心情,抒发了思念故人的渴望。 诗从望风怀想生发出来,所以从微风骤至写起。 傍晚时分,诗人独坐室内,临窗冥想。

突然,一阵声响惊动了他,原来是微风吹来。

于是,诗人格外感到孤独寂寞,顿时激起对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来到。

他谛听着微风悄悄吹开院门,轻轻吹动竹丛,行动自如,环境熟悉,好象真的是怀想中的故人来了。 然而,这毕竟是幻觉,疑是而已。

不觉时已入夜,微风掠过竹丛,枝叶上的露珠不时地滴落下来,那久无人迹的石阶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渐渐润泽了苔色。

多么清幽静谧的境界,多么深沉的寂寞和思念!可惜这风太小了,未能掀帘进屋来。 屋里久未弹奏的绿琴上,积尘如土。

风啊,什么时候能为我拂掉琴上的尘埃呢?结句含蓄隽永,语意双关。 言外之意是:钟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没有弹琴的意绪。

什么时候,故人真能如风来似的掀帘进屋,我当重理丝弦,一奏绿琴,以慰知音,那有多么好啊!何当二字,既见出诗人依旧独坐室内,又表露不胜埋怨和渴望,双关风与故人,结出寄思的主题。

全篇紧紧围绕闻风二字进行艺术构思。

前面写临风而思友、闻风而疑来。 时滴二句是流水对,风吹叶动,露滴沾苔,用意还是写风。

入幌拂埃,也是说风,是浪漫主义的遐想。

绿琴上积满尘埃,是由于寂寞无心绪之故,期望风来,拂去尘埃,重理丝弦,以寄思友之意。

诗中傍晚微风是实景,疑是故人属遐想;一实一虚,疑似恍惚;一主一辅,交织写来,绘声传神,引人入胜。 而于风著力写其微,于己极显其惊、疑,于故人则深寄之悠思。 因微而惊,因惊而思,因思而疑,因疑而似,因似而望,因望而怨,这一系列细微的内心感情活动,随风而起,随风递进,交相衬托,生动有致。 全诗构思巧妙,比喻维肖,描写细致。

可以说,这首诗的艺术魅力实际上并不在以情动人,而在以巧取胜,以才华令人赏叹。

赏析二:诗题曰《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诗中最活跃的形象便是傍晚骤来的一阵微风。

望风怀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苏武书》)。

风,是古人常用来表示怀念、思恋的比兴之物,时因北风,复惠德音表现了对故友的怀念,故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又为对故园的思恋。

又,风又常用以象征美好、高尚。 云:君子之德,风也。

因风而思故人,借风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传统比兴。 此诗亦然。 这微风便是激发诗人思绪的触媒,是盼望故人相见的寄托,也是结构全诗的线索。 诗从望风怀想生发出来,所以从微风骤至写起。

傍晚时分,诗人独坐室内,临窗冥想。 突然,一阵声响惊动了他,原来是微风吹来。 于是,诗人格外感到孤独寂寞,顿时激起对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来到。

他谛听着微风悄悄吹开院门,轻轻吹动竹丛,行动自如,环境熟悉,好像真的是怀想中的故人来了。

然而,这毕竟是幻觉,疑是而已。

不觉时已入夜,微风掠过竹丛,枝叶上的露珠不时地滴落下来,那久无人迹的石阶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渐渐润泽了苔色。 这是无比清幽静谧的境界,无比深沉的寂寞和思念。

可惜这风太小了,未能掀帘进屋来。

屋里久未弹奏的绿琴上,积尘如土。 诗人说:风啊,什么时候能为我拂掉琴上的尘埃呢?结句含蓄隽永,语意双关。

言外之意是:钟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没有弹琴的意绪。

什么时候,故人真能如风来似的掀帘进屋,我当重理丝弦,一奏绿琴,以慰知音,那有多么好啊!何当二字,既见出诗人依旧独坐室内,又表露不胜埋怨和渴望,双关风与故人,结出寄思的主题。 全篇紧紧围绕闻风二字进行艺术构思。 前面写临风而思友、闻风而疑来。 时滴二句是流水对,风吹叶动,露滴沾苔,用意还是写风。

入幌拂埃,也是说风,是浪漫主义的遐想。 绿琴上积满尘埃,是由于寂寞无心绪之故,期望风来,拂去尘埃,重理丝弦,以寄思友之意。

诗中傍晚微风是实景,疑是故人属遐想;一实一虚,疑似恍惚;一主一辅,交织写来,绘声传神,引人入胜。 而于风著力写其微,于己极显其惊、疑,于故人则深寄之悠思。

因微而惊,因惊而思,因思而疑,因疑而似,因似而望,因望而怨,这一系列细微的内心感情活动,随风而起,随风递进,交相衬托,生动有致。 全诗构思巧妙,比喻维肖,描写细致。

可以说,这首诗的艺术魅力实际上并不在以情动人,而在以巧取胜,以才华令人赏叹。

全诗共用了九个动词,或直接写风的动,或因风而动,如:惊、思、开、动、疑、滴、沾、入、拂。 但又都是以寄(思)为暗线的,如影之随形,紧紧相连。

这正是诗人的匠心所在,也是此诗有极大的艺术魅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