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二百二十五回 冰释误会(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7?|? 作者:本站原创?|? 76 人围观!

第二百二十五回 冰释误会(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沐兰湘狠狠地甩开了李沧行的手,杏眼圆睁:“不害臊,这种事我哪会冤枉她,明明是你们两个偷情,还要说她冰清玉洁,真是不知羞耻,李沧行,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李沧行稍一运气,体内仍是剧痛不已,他一下子明白了。

他跳下了床,弯腰矮身从床底拿出冰心诀的心法书,扔给沐兰湘,沉声喝道:“师妹自己看吧。

”沐兰湘接过书,一边说着:“我才不要看你这些东西。 ”一边翻开了书,只看到第一页的那几张裸身男女的图画,一下子脸色变得通红,闭上眼睛,尖声叫道:“李沧行,你好无耻,骗我看这下流东西。 ”一面把书扔了回来,转头不语。

“师妹仔细向后翻翻,翻到第十八页自会明白。 ”李沧行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又放回沐兰湘手上。 沐兰湘没好气地翻起书来,很快她就看出这是上乘的内功心法,一下也不再说话,翻到第十八页时,上面有一行小字,写道:修炼此功切忌分心,否则轻则经脉受损,重则性命堪忧,若合练时对方有走火入魔之迹象,导致功行不顺,情急时可以口渡入真气,同时以右掌抚其背心脊中穴输入真气,功行一个周天方可,此法对施法者真气消耗极剧,非调息三天以上不可再行功,而受此功者内息混乱,也当静卧一日,方可再行调理。 沐兰湘看后大惊,一下抓住了李沧行的手,关切地说道:“大师兄,你运岔气了吗,是不是刚才水下很危险?”李沧行冷冷地说道:“是的,我在水下听到你昨天来过这里,料想你鼻子灵一定知道我就在此处。 了因师太不知你有此异能,虽作了安排,反而弄巧成拙。

事先不作解释,我怕你看到我和瑶仙练功会产生误会。

所以一下子心中一急。 潭水倒灌入口鼻,差点走火入魔。

”“你现在应该知道瑶仙是在救我了吧,就跟当年落月峡时你在河边晕了过去,我也企图以嘴嘴渡气之术救你一样。 你怎么能不问是非,就任性辱人清白,更是随便怀疑我对你感情的忠诚?”李沧行这几句情急之下说得声色俱厉,除了那次在白驼山庄外树林里的发泄。 他从小到大都没这样对沐兰湘发过火,这一下吼得太凶,牵动内息,一下子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沐兰湘知道错怪了二人。

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忙扶着李沧行,轻轻地抚着他的背,道:“大师兄,都怪我胡思乱想。

我只是太在乎你,怕你给别人抢走了,你,你不要这样骂我。 ”李沧行突然问道:“林掌门怎么样了。 ”沐兰湘低头轻语:“我来时看你们那样,心头火起本想上来质问。 结果林姑娘看到我来,连着向我摆手使眼色,我看你们那样子古怪,一时不好判断,就没上前,过了一会后她放开了你,自己坐一边调息了,我看你晕了过去,就把你扶上了床,就在这段时间里,她扶着洞壁起了身,叫我好好照顾你,就走了。 ”李沧行一下大急:“什么,她当时那个样子,你就让她走了?”沐兰湘抬起了头,眼中泪光闪闪:“我,我当时哪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你们在做羞耻之事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当时没发作都不错了,哪还顾得上与她说话。

”李沧行挣扎着要下床去,“不行,我得亲眼看看瑶仙没有事,她是为了救我才这样,书上说了她的消耗和内伤要比我大得多,不知道她平安无事,我放不下这心。

”沐兰湘把李沧行强行压了下来:“行了,大师兄,你这样子无法运气根本不能动的,就这样躺着吧,我去寻她就是。 ”她言罢起身出了山洞,李沧行看出她的身法又长进了不少,心下稍感宽慰。 一个时辰之后,沐兰湘回来了,她坐到李沧行的床边,嘟着小嘴道:“你的瑶仙妹妹没事了,了因师太正在帮她导气呢,师太查探过后,说过她并无大碍,休息两天即可。 倒是你,运岔了气,可得好好调养,这两天不可再运气。 ”李沧行心下稍安:“师太呢?”“她说马上过来。 大师兄,你是不是真的变心了,我来这么久你都没问过我,口口声声只有你的瑶仙妹妹。

”沐兰湘说着说着又不高兴了,低头摆弄起自己的衣角。 李沧行刚才在床上时,也觉得今天对小师妹的态度有些过了,当下和颜悦色地扶着她的肩膀,道:“怎么会呢,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包括练那冰心诀。

”沐兰湘“哼”了一声,小嘴嘟得更高了:“这跟我又有啥关系,难不成你跟你的瑶仙妹妹在水下那样练功,还是为了我?”李沧行叹了口气“你看我来了峨眉后,她们就传了我紫青双剑,这可是威力不输于两仪剑法的厉害武功。

但我性子急,出剑不够沉稳,达不到练剑的要求,眼下多事之秋,也不可能有时间慢慢练,为了速成此武功,瑶仙才与我合练冰心诀的,你刚才看的那内功书,应该明白吧。

”“哼,那个春--宫图,羞也羞死了,没出闺也看这个,不害臊。

”沐兰湘粉脸微微一红,但脸色已经舒缓许多,李沧行知她心中已经信了大半。

李沧行拉着沐兰湘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师妹,我刚才一想到你就心神不宁,运功出岔,差点命都没了,如果不是心里有你,哪会这样?瑶仙为了救我,才会那样消耗自己,来帮我导气,你说她万一要是出事,我们岂不要愧疚终身?你怎么不考虑这做人的基本道理,却还跟我在这上面计较。

”沐兰湘急了,也紧紧地握着李沧行的手,美丽的大眼睛里光芒闪烁:“大师兄,你别老把我看成小孩子,这其中的道理我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只是我就是看不得你跟别的女人亲热嘛。

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感觉,要是我和别的男人也这样,你能这么安之若素吗?”李沧行一时语塞,默不作声。 “而且,而且那林瑶仙,国色天香,论颜真是稀世的美人,连我身为女子,初见她时都心动不已,你说我能放得下心吗?就是柳如烟汤婉晴都算得上千里挑一的绝色,你自幼在武当长大没见过别的女人,这一下身在花丛,我怕,我怕。

”沐兰湘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李沧行哈哈一笑:“你怕我不要你了,是不是?”沐兰湘“嘤咛”一声,扑进李沧行的怀里:“你又欺负我,这话也说得出口,再说我还没决定好要不要跟你呢。

”李沧行从枕头下摸出一个黑色的面团,放在沐兰湘的鼻尖,道:“师妹闻闻这个,你鼻子不是最灵么。 ”“噫,又是这东西,臭也臭死了,你快拿开嘛。

”沐兰湘羞得满脸通红,依偎在李沧行的怀里抬不起头。 李沧行笑了笑,道:“那我扔了。 ”抓起月饼,作势欲扔。 沐兰湘急得连忙起身,拉住了李沧行的手,二人四目相对,李沧行看着沐兰湘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如那清澈的潭水,厚厚的小嘴不自觉地抿了起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紧紧地把沐兰湘搂进了怀,忘情地吻上了她的唇,天地万物,宇宙苍生此时皆不再存在,他只知道自己只要怀里的这个女人,其他的都不重要。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