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师您继续

日期:2019-07-24?|? 作者:本站原创?|? 11 人围观!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师您继续

崔贵妃陈家惹不起也不能惹,宁王远在庆安府,看似是一个闲散王爷,实则更加惹不起,陈冲看了李轩一眼,不再说话。 刚才那尊琉璃像便是因那女子而碎,无数人亲眼所见,无论是陛下还是贵妃娘娘,都不会轻易的揭过此事。 他转头看着白发女子,关切的问道:“妙玉,你没事吧?”“没事。

”白发女子脸色有些苍白,摇了摇头说道。

而此时,周围已经有无数人围了过来。 “这,这是刚才那尊药师如来像?”“阿弥陀佛,药师琉璃光如来勿怪……”“造孽,造孽啊……”刚才就有一群和尚站在旁边,此时看着一地的碎片,脸上满是悲痛和惋惜的表情。

那尊佛像为药师佛,又名药师如来,药师琉璃光如来,乃是东方净琉璃世界之教主,只是此时,却变成了一地的琉璃碎片。

“天哪,刚才那佛像碎了?”“这可是两万两啊!”“这是谁摔碎的,刚才还说这是崔贵妃要的,这可不得了了!”“好像,好像是陈家三小姐,我刚才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从周围围过来,看到地上的情形,皆是震惊不已,目光在那名叫“素素”的女子和陈家三小姐的身上打量起来。 不远处的幔帐里面,也终于传来了动静。

崔贵妃陪在景帝身边,远远的走过来,众人急忙躬身见礼:“参见陛下,参见贵妃娘娘!”“无须多礼。

”景帝摆了摆手,还没等她开口,崔贵妃就已经看到了地上的碎片,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是谁打碎了本宫要的琉璃像!”无数人在心中感叹,崔贵妃这些日子还真是时运不济,前些日子刚刚被人打碎了一只珍贵的玉镯,今日要的价值两万两的佛像又被摔碎了,如果碎碎就能平安的话,崔贵妃日后怕是会平安很久。 “属下该死!”守在这一处展台的几名禁卫齐刷刷的跪下,脸色苍白无血。

崔贵妃冷冷的看了一眼几名禁卫,再次问道:“本宫的琉璃像,到底是谁摔碎的?”景帝目光古怪的看了李易一眼,若是在半个月之前,价值两万两的琉璃佛像被打碎了,他或许也会大发雷霆,彻查此事,该惩罚的惩罚该赔偿的赔偿,但如今,知道这东西根本值不了几个钱,心中自然没有太大的感受。 当然,心疼还是会心疼,毕竟据常德所说,截止刚才,国库已经有三十万两银子进账,今日的这一场琉璃鉴赏会下来,怕是至少也会有五十万两,可惜,今日的收益乃是五五分账,他也只能得到一半而已。

老皇帝的这种眼神让李易很不爽,似乎这琉璃像是他打碎的一样,脑子有病才会这么做,毕竟两万两里面就有他的一万两,就这一万两,老皇帝还抠门到要收税……那禁卫抬起头,声音颤抖的说道:“回,回贵妃娘娘,这佛像,是陈三小姐刚才不小心打碎的。

”“一派胡言!”陈冲脸色阴沉下来,指着那名年轻女子,怒道:“若不是她从后面撞过来,三妹会摔倒吗?”一中年男子从年轻女子身后走出,淡淡的说道:“给事中的意思是,我的女儿故意陷害三小姐了?”看到那中年男子的时候,在场有不少人便是一愣。

站出来的男子姓沈,官拜中书舍人,负责最重要的诏令起草工作,还兼负宰相会议的秘书事务,起草诏令事关重大,等于是直接参与了军国政事,所以中书舍人这一官职至关重要,担任这一职务的,无不是饱学的鸿儒……当然,这些比起他的身份来说,都不重要,除了这一个身份之外,他还是沈相的长子,也就是说,那位年轻女子,是沈家嫡女?此事又与崔贵妃有关,陈家与崔家虽然近日有些小摩擦,但归根结底还是蜀王一系,沈相从未公开支持过任何一位皇子,更是多次拒绝了蜀王的招揽,陈国公府和沈相家------今日可有大热闹看了。

“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陈庆走过来,说道:“一切还是等陛下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决断。

”京兆尹董文允同样从人群中走出,说道:“陈大人说的对,一切还请陛下明断。 ”前庆安府知府,京兆尹董文允,娶得便是沈家上一代长女,此时站出来说话不足为奇。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佛像是如何碎掉的?”景帝看着董文允,说道:“文允,此事便交给你去调查。

”“臣遵旨。 ”董文允微微躬身,回头看着那年轻女子问道:“素素,你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女子脸色苍白的说道:“姑丈,我,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好像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然后我就撞到了她,那琉璃像就碎了。 ”“那么刚才是谁在你身后?”董文允眉梢一挑,又问道。 “我不知道。

”年轻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她身边的一名女子说道:“素素,我看到了,刚才只有一位大师从你身边走过去,可是也没有碰到你啊。 ”“大师?”董文允皱了皱眉,问道:“哪位大师?”“这一位。 ”李明珠从后方走过来,一扬手,便有一人形物体被扔了过来。 他对李易点了点头,又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和尚,问道:“这位大师,鉴赏会还没有结束,为何着急离开呢?”“明珠,这是?”景帝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李明珠回道:“父皇,儿臣刚刚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位大师用衣袖扫了沈小姐一下。 ”“扫一下就能把人推出去?”身侧有一男子一脸不信。

李明珠随手挥了挥衣袖,只是轻轻在那男子肩上拂过,他整个人便不由的倒退出数步,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周围当即有不少人想到了当日公主殿下和齐国人比武的那一幕,不露痕迹的和她拉开了距离。 “阿弥陀佛……”那和尚念了一声佛号,说道:“公主殿下武功高强,贫僧自愧不如,只是贫僧不会武功,没有公主殿下的功力,更没有挥一挥衣袖,便能将这姑娘推出去的本……”砰!忽然间,那和尚脸色一变,猛的一挥袈裟,将砸向他脑袋的一尊琉璃像轰碎,碎片四溅,场面绚丽到爆,当即便让在场的无数人看直了眼。 事发极其突然,从一尊琉璃像以迅雷之势砸向那和尚的脑袋,到和尚出手,只在瞬间,快到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

殿内诡异的安静。 便在这时,李易拍了拍手,看着那和尚,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大师您刚才想说什么,继续吧……”。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