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浣纱记传奇》:寻根访源 致敬先贤

日期:2019-06-09?|? 作者:本站原创?|? 63 人围观!

《浣纱记传奇》:寻根访源 致敬先贤

上海昆剧团的新编历史昆剧《浣纱记传奇》寻根访源、致敬先贤、观照当下,把昆剧发展史上两个前后相随的重要事件——明嘉靖年间魏良辅、张野塘改革昆山腔,梁辰鱼运用革新后的昆山腔创作《浣纱记》——呈现在舞台上,让昆剧人审视并讲述自己的历史,无疑是个很好的选题。 此类剧种搬演自身发展历程中某个历史片段的剧目,我觉得可以用“剧史剧”来进行定义。

“剧史剧”也是历史剧,必然需要处理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间的关系。 比起正史中记载的政治、军事事件,载诸文献的戏曲事件不仅有限,而且简短。 这些材料只能给我们带来一个模糊的生活场景,换言之,剧作者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在既定的历史框架下进行虚构和想象,创造出实在的人和事。

历史框架为创作画出边界,必须坚守历史生活的本质。 艺术创作不必斤斤计较历史细节,但不能违背原本的逻辑。

作为填充骨架的血肉,那些创造的细节则是作品戏剧性的重要保证。

魏良辅改革昆山腔和梁辰鱼创作《浣纱记》的史料极其有限,只有粗线体的介绍,缺乏生动的情节。

《浣》剧主要采用以下三种方式完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第一、把魏良辅改革和梁辰鱼创作这两个存在时序先后的事件,进行了合并,并且让魏良辅、张野塘、梁辰鱼共同参与昆山腔的革新,描绘了一幅“昆坛三杰”联袂革新的历史画卷。 第二、根据魏良辅以女妻张野塘的记载,设置了魏的女儿——若耶这个角色,并通过汤禄臣小人播乱,让她、梁辰鱼、张野塘三人上演离合悲欢的情感故事。 第三、增加了戚继光抗倭的背景,并安排梁辰鱼投军报国。

从历史上看,魏良辅和梁辰鱼的主要活动并非在同一个时空,虽在存在着影响和接受,但让他们走进一个戏剧世界,这本身是虚构。

“昆坛三杰”的故事架构,虽然是对昆剧史的重新建构,但保留了基本事件。 这是历史剧创作允许的。

但生活的本质因为剧作者主体的过度参与而一定程度的受损。 戍卒张野塘、曲师魏良辅、游侠梁辰鱼,他们是游走在上层与底层间具有强大人格魅力的艺术家。 他们改造、创作背后的动机也很明确,就是在对美的追求中,在娱人和自娱中释放自己的人生意志。 我认为,故事的讲述应该在这样的定位下展开,即一群赤诚的艺术家以各种充满个性的方式去实现他们关于美的梦想。 出入在他们世界中的皇亲权贵、贩夫走卒不可或缺,会带给他们灵感,让他们在反观中获得自我认同。 这些人物不应只是矛盾的制造者,让故事陷入简单的对抗。 在《浣》剧中,梁辰鱼变成了深情的书生形象,魏良辅和张野塘也有些符号化,魏良辅之女若耶虽然将张野塘和梁辰鱼联系了起来,但她本人对于艺术的追求却被忽略了。

我发现史料记载中的她其实是一位充满矛盾意味的女性,一方面,她被父亲作为邀请张野塘的礼物嫁了出去,另一方面,她婚后又教张野塘南曲,并协助他改革弦索的样式。

她的情感世界、生命态度以及艺术追求其实可以深度开掘。

此外,梁辰鱼的名士风流,魏良辅的痴迷沉醉、张野塘的孤高深沉、魏梁的结识、改革动机的萌生等被略去的“前史”;我认为都可以深挖,并用来做戏。 将创作朝着“文人写心剧”的方向努力,既契合昆剧剧种气质,也实现以艺术论艺术的目的。

这才是我们所期待的“剧史剧”。 此外,“剧史剧”的演唱该如何处理历史上的剧种音乐和当下剧种音乐的关系?《浣》剧的做法是含混古今,统一使用现在昆曲的曲调和唱法。 这可能有技术上无法还原旧声腔的原因,但《浣》剧试图展示的是明代魏良辅、张野塘改革昆山腔的历史,在舞台呈现上没有古今、新旧声腔的对比,不得不令人感到可惜。 以剧种史为题材的剧目创作具有很大的空间,我本人也有过把昆剧传习所的创办和运营的那段历史搬上昆剧舞台的设想。

让我们期待更多的“剧史剧”出现在不同剧种的舞台上,以艺人群像传递雄浑的史诗气质,为历史深处的艺术精神代言。 上海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