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六百四十七章 地中海之女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21 人围观!

第六百四十七章 地中海之女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叶苍正坐盘在床上神色凛然“去买瓶艾乐美的啤酒给我”“”谢玉儿满头冷汗,这是拜师茶的意思吗?你能再古老一点吗?!这个暂不说,别人喝茶你喝酒,这个也可以不管,喝艾乐美!?这么低廉的玩意儿?!“那个,我可以考虑一下吗?”“手”叶苍缓缓抬起手,谢玉儿赶忙“我这就去!”对于叶苍的手刀砍咽喉,谢玉儿是彻底没脾气的,还好没有那个娃娃脸魔王。

谢玉儿在不远的超市买好一提艾乐美取了一罐递了过去。 “既然是拜师,就要有诚意,基本的仪式礼貌必须要遵守”叶苍看着站着的谢玉儿,微微挑眉认真说道。 谢玉儿叹了口气半跪献茶,虽然不爽,但叶苍的实力是摆在那里的,恐怕比自己的导师都厉害。 叶苍拿过艾乐美拉开喝下一口“好了,现在你是我们开锁门的正式成员了,你前面有两个师姐,四个师叔,以及两个师哥,师叔你已经见过了两个,还有两个有机会再说,至于其他以后会见到的。

”额,这个门派师傅辈的比弟子辈的多,谢玉儿心里哭笑不得。 “人类的潜力是近乎无限的,不过这个无限被很多枷锁所禁锢住了,那些本就伴随你诞生本就属于你的无限能力被掩埋在基因之中,不同于寻找外界的无限,我们开锁门则是打开这自身的一条一条枷锁,解放那些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和宝物,你现在的能力可以打开第一道枷锁和临界在第二枷锁前。 ”叶苍娓娓道来。

。

谢玉儿看着叶苍那一本正经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这家伙是认真的吗?微微想了一下,打开枷锁肯定伴随着代价“代价?”叶苍微微一笑“战斗,死亡体验,恐惧,醒悟,很多都可以打开,不过一般来说死亡体验是最直接也是最清晰的,算是我们开锁门的第一层枷锁的首次试炼,掌握了第一层后面就会简单不少。

”“那这个试炼的方法是?”谢玉儿眉头微微皱起。

“和我战斗,撑过2分钟。

”叶苍笑容不变。

“那我试试。

”谢玉儿微微犹豫了一下。

“你最好再多想想。 ”叶苍继续笑容不变,转瞬表情冷凝了下来粉色的双瞳披上寒霜,眼中满是彻骨的杀意“因为你真的会死我没有开玩笑留手的意思。

”谢玉儿感觉自己全身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心脏在急剧收缩,全身发麻,不同与杀人狂魔的那种狂暴的杀意,这是一种彻骨的冷杀意,额头不断的冒出冷汗,呼吸不过来,此时想起了父亲最后一次离开时的背影,一咬舌根,眼中变得渐渐坚定了起来,她知道叶苍强的有多可怕了,光靠一个气势就差点杀了自己,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会活下来的”。 叶苍楞了一下,欣慰的一笑,老谢,这果然是你女儿,想起了一个猥琐中年地中海拿出一个爽朗女孩儿的照片给自己看。 “银魔,这是我女儿,怎么样?水灵吧?”“地中海,你确定这是你生的,我看你印堂发绿,你地中海中间那一团其实是绿色的,为了麻醉自己专门剃了的吧”“,滚你吗的,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地中海潘安的称号的。

”“感情你年轻的时候就秃了。

”“也绿了。

”“你这小王八蛋,哎,这次完成后,我就打算从龙组退下去幕后了,我太久没陪过她了,她母亲生的时候就走了,我在工作上的时间多过在她身边的时间,想想我觉得很对不起她。 ”“那就好好陪她吧,老谢,人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也是很珍贵的,能陪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妈的,别说了,从你这缺德嘴巴里说出这话听着怪b别扭,你说我们能活着回去吗?”“能吧,毕竟你们老大龙女坐镇。 ”叶苍有些哀伤的想到铲除阿诺斯家族那场战斗的惨烈,除了刃龙,炎狩,冷月,我,龙女,血手,葬尸,夜无双几乎都战死了,最后不是自己暴走了恐怕任务就失败了,老谢算是自己在龙组关系最好的哥们。

叶苍看着谢玉儿仿佛看到了那个为华夏联邦鞠躬尽瘁的地中海,叶苍佩服的人不多,谢忠勇算是一个,为了保护华夏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开始吧,我再强调一遍,别分神,稍有一丁点的疏忽你就会死”。 话刚一落下,谢玉儿尽管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但胸口一阵骨碎之声,如同被卡车撞到般倒飞了出去,谢玉儿感觉到一种无比的恐惧,一种极度无力之感,倒在墙角看着叶苍如同死神般轻描淡写带着微笑步步走来,他是真的要杀人的!!忍住剧痛单手一撑滑下楼梯开始逃跑,奔跑牵扯到胸口的剧痛让其备受折磨,不忘回头一脚带起一道内劲波试图阻止叶苍下楼。 叶苍伸出手指如同弹鼻屎一般的弹碎了内劲,虚影一闪,一记瞬踢谢玉儿双手格挡,咔咔,双手手臂断裂的骨碎向起,防御的内劲如同无物,整个人炮弹般的沿着走廊撞碎了玻璃飞了出去。

谢玉儿看着宿舍楼离自己越来越远,想起自己住的是51楼别过头看着高空下远处的人工湖,以及下面的水泥地,和碎玻璃窗冷漠看着自己的叶苍,缓缓闭上了双目感受着坠落的恐惧与刺激。

“感受原本属于的东西,那些和自己诞生到世界上一起诞生的规则和基因,它们只是被囚禁了,感受它们跃跃欲跳想要拯救你的激动和律动,解放它们,释放它们,不然你就会死。

。 ”叶苍冷漠无情的笑语传来。 猛然睁开双眼的谢玉儿看着水泥地越来越近,双手折断,胸腔肋骨也是如此,全身痛的无法使力,只能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和直面死亡的恐惧与绝望,我还不能死!!我不想死!!父亲!“啊!!!”一声凄厉娇喝,叶苍看着谢玉儿的脚下如同流光般的流线条羽翼,身体开始缓缓下降,流光线条的羽翼咻的一下带着她化作急速俯冲的鹰隼般向人工湖。 叶苍微微一笑,可惜还是太远了,没有力气,带着内伤还是会在最后跌落的,死不了也残了,不过,她成功了,化作一道白雷抱着谢玉儿,踏着空气的阻力光影般的回到了谢玉儿的屋子里,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她“虽然没有撑过2分钟,但你成功了,到底是他的女儿。

”谢玉儿听到成功两字便晕死了过去,叶苍伸手开始为其接骨治疗,凄厉的惨叫满步整个房间。 未完待续。 ...。


现代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666.com现代文学-文学期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